南京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材料

UED姚仁喜专辑新刊发布会

来源: 2018年08月29日

UED 姚仁喜专辑新刊发布会

【726 北京】UED 姚仁喜专辑新刊发布会

姚仁喜是台湾当代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在两岸建筑界扎根已久的他是目前中国深具代表性的现代建筑实践者。无论在台湾还是大陆,姚仁喜设计的建筑似乎总能博得广泛的青睐。尽管他的设计一贯秉持现代建筑理性、抽象的形式原则,但由于其长期浸淫其中的文化场域的持续作用,姚仁喜笔下呈现出的某种经过儒家观念教化而达到雅训状态的现代建筑形式,仍然对华人世界具有明显的亲和力与吸引力。

同时,爱好电影的姚仁喜尤其关注空间的戏剧性,他认为建筑的艺术内涵并不仅限于营造美观的形式,而更关乎人的情感和心理需求。他没有用夸张的造型或奇诡的材料去突破传统,相反,他讲究建筑比例,追求材料和工艺细节,这使得他创造的每一处空间都包含着丰富的情感体验。

UED于近期出版的姚仁喜专辑通过人物专访、学者解读以及作品剖析展现建筑师姚仁喜对建筑执着追求背后的那份情感倾诉与表达。此次专辑发布会邀请姚仁喜建筑师亲临现场分享他的建筑之旅,同时,通过与著名建筑评论家周榕教授的生动对谈,更加深刻地体会他无为而无所不为的禅意境界。

※ 报名信息见下方,感谢您的阅览。

【姚仁喜说】

UED :国际上许多知名的建筑师设计的建筑都有比较明显的个人风格,一眼就能被识别出来,即使项目的类型可能完全不同。到目前为止,你有没有一个比较成型的思想或研究方向,还是说仍在不断探索之中?

姚仁喜:很粗略地说,我认为建筑师有两种发展趋势:一种是设计带有明显造型痕迹,比如理查德迈耶,你一看就知道是他的作品,不管他做的是住宅、办公楼还是博物馆,因为它们几乎都长一样,颜色一样,用的语汇一样,形体也一样。另外一种则比较因案制宜、因地制宜,每个项目会因为场地和功能的不同而显得不太一样,我觉得伦佐皮亚诺是比较典型的这一类建筑师。当然从皮亚诺的作品中你还是可以看得出他的空间、技术与结构的倾向和风格,它的精神是贯穿的,但它不见得要有一种标签的造型。自己觉得比较属于后者,对我来说,只做标签式建筑蛮无聊的。我更愿意对每个案子的情境、状况、地形、气候等做出回应,进一步说,这也是源于我对空间戏剧化的兴趣。如果换个内在的角度来看,那就更明白了。中国文人传统跟西方传统不太一样,我们比较注重内在的修为,艺术是在不断修炼的基础上自然而然表现出来的。很粗略地说,西方比较关注外在的形式,所以毕加索画出一个有三个眼睛的女人就成为很震撼的事情。但我常以老子的话作为座右铭,他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我觉得这是最高的境界。如果我们在创作时,能够尽量地趋向于一种没有造作的心的状态,这种状态就是所谓的无为

UED姚仁喜专辑新刊发布会

,没有造作,没有受到一大堆禁忌、恐惧、期待的干扰,在这种很纯净的状态所自然反映出来的东西,就是无为而无(所)不为,一切事情就变得很容易、不费力、自然而然。所以从内在的角度来看,不同案子对我来说没太大的差别,因为我都是抱着一种纯粹的心态来对面对事物。

UED: 你认为建筑的本土化和全球化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姚仁喜:全球化是令人紧张的一种趋势,可是已经跑不掉了,它已经跟我们息息相关了。放眼望去,大家都拿一样的,穿一样的衣服。全球化加上消费主义是现在很严重的问题。其结果就造成大众普遍地看重标签而忽视内容,而且大家都有一种身份上的焦虑,好像没有标签(常常就是名牌,包括建筑师也在内)就会失去自我。你会发现很多很难看的名牌也能卖得很好,这就是消费主义,它们利用广告不断向你灌输讯号。不幸的是,建筑界也有这种状态,全球化正在很强势地摧毁地域特色。可是反过来说,地域特色如果在全球化趋势中能够很好地呈现的话,人们反而会更加珍惜,因为这种东西越来越少。所以我宁愿在彰显地域特色上做努力。

【UED姚仁喜专辑预览】

上一页12下一页

随机文章